第3章 chapter 3(1 / 1)

你听我解释 暮锦南 1787 字 1个月前

回去房间,陆清远又接连开了几个冗长的视频会议,先是和总部风控部门过合同,前前后后花了近两个钟头。

之后和团队开了个内部会议,美国境内还有一些项目离不开人,一个优秀的投资人,重要的不只是找项目、注入资金,投后管理也很关键。

高回报率的背后,少不了投资团队的监督与风险控制、战略指导和资源协同。

但他调职任命已成定局,眼下需要安排好留驻总部的人手。

又是一个小时过去,完成一切安排。

屏幕里,周助颔首:“好的,陆总,我尽快和分部秘书办沟通,让他们帮你安排新的秘书,总部这边您放心。”

话音落下,没听见陆清远的回答,周助不禁看向陆清远的视频小窗,只见他们陆总难得的在会议中分了神,那双好看的薄唇意味不明地扯了下,而后不明显地晃了下肩。

周助思忖几秒,试探性又叫了声:“陆总,还有别的吩咐吗。”

听声回神的陆清远不自然的轻咳了声,淡淡点了下头,说道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辛苦。”

听见就到这里几个字,周助不可置信地再次看向视频小窗里的陆清远。

心里想,今天的陆总真是好说话,没语言攻击他们任何一人,看来云城风水很是养人,希望回了国的陆总多回家里呆一下。

视频挂断,陆清远眼前又浮现出荷荔那张明媚又张扬的脸,耳边开始回响她那近乎鬼畜的歌声:“也许忙着微笑和哭泣,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。”

想到机场离开路上她同样与众不同的几句大胆发言,陆清远抬手揉了揉眉心,头有点疼。

连轴转了一下午,下楼喝杯咖啡解解乏吧。

客栈咖啡bar开在店外。

一张长桌台,外加面朝对向峡谷的一个超大观景台,形成了许老师客栈闻名遐迩的麓丘峡打卡点——MIDWAY大阳台。

下午七点钟,观景台上聚集了很多人。

此处远望是终年不化的雪山,低头是滔滔不绝的江水,对岸是连绵起伏的峡谷,荟萃麓丘峡一众自然景观。

大家有的刚结束高路徒步,在此休养生息,静待第二天的中路徒步,也有的如荷荔一般,今天刚抵达麓丘峡,等着明天走麓丘峡的精华中路线。

他们来自天南海北,又因同样的爱好相聚在这里。

荷荔和兰姐母女吃过饭,小姑娘被妈妈抓去写作业,她便来了这里看风景。

一个人的她,很快就和许许多多独自出行的年轻人聚在了一起。

她们一人一杯手打咖啡,畅谈天地,好不快活。

话题从当下开始。

各自分享着徒步经验。

有人说,厌倦了城市里的高压生活,真庆幸这浮华世界中还有这样净化心灵的地方,微风吹过,她们在东经一百度感慨可恨的疫情终于结束,让他们有机会相聚在这里。

“我上次畅快出行还是在一年前,当时好不容易凑好假去了南极洛走大环线,风景是美,结果回程被困在昆城半个月,害我差点丢了工作,此后一年,没再敢出来过。”

大家心有戚戚然地对视一眼。

气氛骤然落到低点,有人耍宝:“真羡慕你年纪轻轻已经去过了人间仙境南极洛,不像我,也就是趁着放开刚刚走过阿布吉措、梅里雨崩、尼汝秘境、无底湖。”

顶级凡尔赛,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一圈人的目光纷纷落在耍宝人的腿上,荷荔调侃:“佩服,兄台身上的,莫不就是传说中的无敌金刚腿。”

话音落下,笑声更甚。

一片欢声笑语后,有人问他:“怎么有这么多时间的。”

“勇敢的人先享受世界,无业游民,最多的可不就是时间吗。”

这一次,大家的目光落在他硬壳冲锋衣的始祖鸟标牌处,得出结论:这是真户外大佬。

有人顺势请教:“所以,以上徒步线路,哪里最值得去。”

“风景各有千秋,但论旅游开发,麓丘峡绝对是第一。”

这句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:

“对,我去xx,自驾车只能停在她们村口,想进去徒步,必须要坐村民的越野,但他们收费就是天坑,一人一个价,我就不明白了,好好的路,为什么不能自驾过去。”

“你这算什么,上次我去香格里拉徒步,走了个十米的桥,过去就被人拦住收费三十,非说这桥是他修的,我寻思我进来前已经买过景点门票了,还不能过个桥吗,这费用收的我真是一脸懵。”

“都2022了,南省旅游什么时候才能规范起来少点坑!”

一番吐槽过后,话题自然而然又从徒步线路转至徒步装备,再后来,聊熟了,又谈论起各自行业。

大家来自各行各业,岗位五花八门。

到荷荔时,她说:“我做金融后台相关。”

硬是给秘书安了个听上去极高大上的名头,出门在外,谁还没点虚荣心呢。

有同行业的伙伴追问:“券商、基金还是银行。”

荷荔:“都不是。”

那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,索性也不是什么不可说的秘密。

荷荔回答:“在投行。”

始祖鸟大哥在这时开口:“国有行,还是外资行。”

“外资行。”

先前追问那人立马表现出艳羡神情,大环境冲击,他所在的国有行待遇缩减严重,不禁感慨:“你们外资行应该受影响比较小,呆的还是很舒服的,我们已经裁两轮了。”

坐在荷荔旁边的姑娘和她挺投缘,在大家开启新一轮话题的时候,凑近她小声说:“投行,听上去好高大上的,是不是做你们这行的,都是空中飞人,一周几个城市那种。”

荷荔身子稍稍后仰,笑着回答她:“我只是把自己包装的比较高大上而已,其实我就是在投行做秘书的,鞍前马后,日常base临城,偶尔跟项目才会飞。”

那姑娘听言若有所悟地点点头,她觉得出门在外和大家聊天真有意思,各有各的语言艺术,今天也是学习的一天。

身后,陆清远恰在此时经过,没听清她们具体在聊什么,但看着两个女孩依偎在一起的亲昵姿态,想,这姑娘倒是自来熟,和谁都能聊得来。

眼前晃过她的身影,耳边仿若又响起魔咒般的鬼畜歌声。

定了定神,他加快脚下步伐,朝咖啡bar走去。

……

这边,人刚从身后经过,荷荔便嗅到了。

帅哥有帅哥的独特磁场。

等陆清远站定在吧台外叫人做咖啡,荷荔抓住机会拿起手机朝他咔呲一下。

之后再没管围坐伙伴的聊天,抱着手机聊了起来。

她把新鲜出炉的偷拍照发到姐妹群里,附以文字:「说是云城特产也不为过吧#得意」

超绝帅照立马炸出群内三位。

林秋音:「卧槽,帅得有一套!」

阮欣宜:「这谁不冲不是人!我恨!等我结束ddl马上飞过去,老天奶!记住了,就这样的,给我留一个!」

姜曼圻:「亲到嘴之前,我是不会夸一句的。」

荷荔忍不住发过去一串哈哈哈哈哈哈。

林秋音跟着感慨:「还得是曼曼姐哈哈哈哈。」

阮欣宜:「不愧是曼曼姐!牛的!」

「@玲娜惫儿:睡到之前,我也不会夸了。」

荷荔边笑边继续打字,愿景很美好,但落实有难度,她和朋友们吐槽:「难搞,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帅哥眼前一亮#叹气」

阮欣宜作为母单口嗨人士,跟着发了个小狗叹气表情包。

林秋音一反常态的耍宝道:「去学电焊,亮瞎他的眼。」

这下子,连一贯高冷的大姐姐姜曼圻都忍不住感叹:「@玲娜惫儿,你把我们秋带坏了。」

阮欣宜:「@秋球糗qiu,哈哈哈这主意不错!」

荷荔看着群里姐妹们你一言我一句的闲聊,发过去:「大胆出奇迹!等我好消息!」

朋友们一个挨一个在后面鼓励道:「冲!」

荷荔正打算发过去一个加油表情包,蓦地,一道阴影自上而下笼罩过来。

手指悬停在挑选表情包的界面,荷荔循着阴影出处看过去,只见方才偷拍那人不知何时走过来站到了她身边。

男人还是今天初见时的一套穿搭,帅得很出众,腔调也卓然,他左手握着杯冰美式,站姿随意又好看。

看一眼她尚且亮着的手机屏幕。

说:“删了。”

简单两个字,声音淡淡的,却自带无言的威慑感。

荷荔迅速低头看一眼屏幕,确认根本不可能让他瞧见被偷拍的照片,她摁灭手机,试图狡辩道:“什么?”

被偷拍的一瞬间,陆清远就捕捉到了,原本没想计较什么,但在回程经过时,又忽然看不得她笑做麻花的模样。

于是故意吓唬道:“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条例处罚法》第四十二条,偷拍、散布他人隐私的行为,是能够受到法律制裁的。”

一板一眼的声音,猛地把荷荔震住了,但转念又想,在她们姐妹群里偷拍、散布、欣赏的帅哥没有一千个也有八百个,要真能罚,她们四个早把牢底坐穿了。

随即理直气壮地站起来,大言不惭道:“都是朋友,怎么能说偷拍呢。”

这下子,两人距离变得很近。

荷荔大着胆子仰脸观察近在咫尺的他。

眉眼冷峭,鼻子高挺,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,让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高冷漠然的模样,挺唬人的。

莫名的,荷荔觉得此刻的心境有点像在公司,大boss只是出现,就能叫底下一众员工心立马提起来,大气都不敢出。

生杀予夺,全在他一念之间。

只是想想,身体就下意识地抖了下,荷荔晃晃脑袋,挥退这奇怪感觉。

见鬼了,听他法条念的一套一套的,这人怕不是律师,和她老板不沾半点边,再者说,有兰姐这层关系在,他也不会真的把她怎么的。

有了底气的荷荔胆子慢慢大了起来,她笑一笑,又开始她的胡说八道:“你忘了吗,小时候咱俩经常一起玩的。”

闻言,陆清远轻嗤一声,扯了下唇角:“你在你家,我在我家,隔空一起玩是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