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躁天子的替身美人

暴躁天子的替身美人

作者:稚雾

游戏竞技4 万字 连载

最新章节:第26章 疏远7天前

没心没肺天然呆美人贵妃*表里不一、恋爱全靠脑补的暴躁天子沙雕小甜文/轻微火葬场/日常即主线沈清檀生得夭桃秾李,是京城有名的美人,就是脑子有些不太好。进宫成为贵妃后,她每日除了吃吃吃,便是玩玩玩。皇帝陛下每日朝不上,折子不批,最爱做的是跑到她跟前,指着她的鼻子痛心疾首:你根本不像她!你哪里比得过她!沈清檀拈着蜜桃吧唧一口,心想这人多半脑子有病。-任谁都知道,新帝有个逝去多年的白月光,他一心沉溺在白月光身上,不容任何人亵渎。贵妃有几分像白月光,纵使蠢笨不堪,也被好生将养着。有一日,这个笨贵妃落水了。新帝却在第一时间跳进湖中,众臣看见,他将贵妃当成明珠捧在手里,是生怕化掉了。原来日日存在眼里如同针芒般的人,有日亦能成为眼角蓄积的那一滴咸湿。-沈清檀醒来,看见鼻子哭得通红的新帝,想起她幼年时救过的少年。后来少年失了忆,成了君王,逢人便说,他有个白月光。回忆起所有的事,沈清檀又联系起新帝这些日来的所作所为,她鼓着腮帮子,一把推开新帝:你根本不像他!他比你年轻,还比你好看!——当夜,新帝悬赏黄金十万两,不找到贵妃的白月光誓不罢休。据小黄门说,新帝颁布圣旨时,是磨着牙的。给预收文打个广告《病弱夫君不太病》 撒泼打滚求收藏!纯甜文/欢喜冤家/文风不太古季家一夕之间败落,昔日高高在上的贵女季时薇将要流落教坊司。季父在扬州曾有过一名至交,季时薇走投无路时,是这位故人将她救下,对她道:你且随我回扬州,我们家既与你订过娃娃亲,就不能不照拂你。来到扬州后,季时薇却偶然从下人口中听闻,故人次子病弱,救她,不过是为了让她冲喜,陪同次子度过最后的时日。季时薇苦笑,无可奈何。新婚之夜,她的盖头被一柄秤杆轻巧挑起,烛火绰约,身着喜服的少年肤白若敷粉,薄唇毫无血色,睨她时,似笑非笑的眼里全然不见温度。季时薇心一横,冲喜就冲喜吧,熬死他,自己照样能过上安生日子。谁知道,一日复一日,不但没把自己的病弱夫君熬死,反而闹出了姜府小少爷与新妇琴瑟和鸣的虚假传闻。季时薇:天可怜见,她真的只想独美啊。-姜序从小体弱不堪,长大些,才明白是爹爹的二夫人暗中给他下药。他照常喝下那些药,在众人面前隐忍,伪装羸弱,只为有朝一日一举永除祸患。谁知道,那个渣爹倒是坐不住,生怕他一命呜呼了,还从京中弄了名罪女来为他冲喜。冲就冲吧,反正女人都耳根子软,等到她被二夫人说得心动,拉她入伙一并害他之时,他保留罪证,到时一并将她铲除。谁知道,日子一天天过去,她不但没入伙害他,反而待他百般温柔。姜序嘴角渐柔,心想房中留她一席之位未尝不可。听闻她为了维护他一改柔弱本性,竟敢顶撞老夫人,遂被罚至祠堂长跪。姜序装作无心路过祠堂,手里捧着一碗她最爱吃的莲子粥。抬眼望去,却看见素来柔婉的人儿跪得规规矩矩,言辞恳切:他怎么还活着?我快装不下去了,什么时候能解脱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