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第 7 章(1 / 1)

周三下午,向思意结束外景拍摄,在外面吃过饭,驱车去往健身馆。

健身服就放在后座上,向思意拿起衣服和鞋,走了进去。

前台立刻有教练模样的人迎上来,为她介绍场馆的情况。

教练是个很有亲和力的年轻人,其他人都叫他李教练。

场馆不小,整体是现代轻工业风,水泥色的地板、原始色的砖墙,有普拉提馆、拳馆,最大的还是自由训练馆。馆内的器械也很全,药球、划船机、滑雪机、各种重量的杠铃片、战绳,应有尽有。

向思意看得新奇,她从没有接触过这类东西。

李教练问:“你叫什么啊?可以起个昵称。”

向思意想想说:“那就叫桉桉吧。”

“哪个an啊?”

“桉树的桉。”

“好的。”李教练一边将向思意带到一块白板前,一边说道,“今天是周三,是团队训练,所以要给你安排一个搭档哦。”

向思意说可以。

李教练举着手机,把今天约课的人名列在白板上,在最末尾缀上“桉桉”两字。

很快,上课的学员们陆陆续续来到场馆,有男有女,身材有不错的,也有稍胖的,向思意心头的压力削减几分。

濒临上课时间,李教练清点人数,发现还少一个人。

李教练给学员两两分组,正好今天是六男六女,男女搭配完成今天的训练再好不过。

不过分着分着,李教练就犯了难,他对着白板抓耳挠腮了半分钟,拿起手机到一边了。

向思意看向白板,就剩下她跟一个代号考拉的人没有分组了。

难不成她要跟这只考拉一组?

路洄的一个哥们儿本科毕业后开了一间健身房,健身房离御星湾不远。所以他偶尔来这里健身。

周三,路洄罕见地没有加班,想着有阵子没有去健身,就给自己约了课,马上要到上课时间,却收到对方的消息。

李一维:【哥们儿,对不住了,今天周三是团队训练,你还来晚了,我必须把一个女孩儿分给你】

李一维:【不过这姑娘蛮漂亮的】

koala:【加班】

koala:【我不要】

路洄一向懒得跟陌生人说话,更遑论一组。

路洄将车开到健身房外面了,看到李一维发来的消息,二话不说准备倒车回家。

直到——

路洄透过半降下来的车窗,看到旁边一辆白色的奥迪,车牌照京C8g529。

路洄:“。”

向思意来这个健身馆了。

路洄利落地再次停车入框,掏出手机,发消息:【咱们馆是来了新人么】

李一维:【对,叫桉桉】

李一维:【就是我要分给你一组的漂亮女孩儿】

李一维:【真的不来看看吗】

李一维:【[挥泪甩手绢]】

koala:【来】

李一维:【?】

李一维见路洄刚才态度坚决,突然之间就回心转意了,心里不由得有些提防。

李一维:【你确定吗,我可跟人家姑娘说了】

koala:【谢谢你兄弟,那是我老婆。】

李一维:“……”

你老婆来这里试课,你都不知道,确定自己不是前夫哥吗?

不过你们两口子的花名确实有点意思。

“考拉来了诶。”

“考拉是咱们馆的馆草了。”

就在向思意无法把“考拉”和“帅哥”扯上关系时,一道修长的身影投射到场馆的灰砖上。

他上身白色T型背心,下身是短裤,露出修长的小腿,健美的背部肌肉。

——路洄。

koala,考拉。

向思意缓慢地闭了闭眼。

路洄哪次来不是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长袖长裤,恨不得不露出一寸皮肤。

怎么突然这么骚了?

李一维用手把快要脱臼的下巴托回去:“人来齐了,大家来看看你的队友。”

向思意往前挪了几步到白板前,看到“桉桉”后面写了个3,而“考拉”后面的数字也是3。这说明,她要跟路洄一组。

“你跟我一组。”路洄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旁,声音从斜上方飘落。

向思意:“我看见了。”

名单旁边是今日的训练项目,有火箭推、小推车、跳跃引体、波比跳+跳跳箱。

向思意看得一阵懵,这些名词她有的闻所未闻,后面那列数字她看得懂,这代表哑铃的重量,可这个强度是不是超过她的承受范围了?

“别害怕,有我。”路洄低声说。

李教练召集众人过来,开始做热身训练。

一整套热身动作下来,向思意已经累了,但其实真正的训练还没开始:)

向思意极力平复跳动剧烈的心脏,听到李一维说::“好了,开始咱们今天的正式训练。今天有新朋友加入,谁来示范一下火箭推?”

路洄举高手臂:“教练,我来。”

李一维目瞪口呆:“行,那路……考拉来。”

只见路洄把两个比他脑袋还大的哑铃噌地举了起来。

肌肉隆起,血管贲张,淡淡的汗渍浸出,唇瓣微微张开。

向思意当即就想到了些不该想的事情。

她脸颊微红,偏转视线。

路洄本就擅长多种运动,网球、足球、高尔夫,都是精通水平,甚至网球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。至于举个铁,也在他擅长的范畴之内。

第二个动作是小推车,一个人双手着地,另一个人握着他的脚腕,成小推车状往前走。

向思意看得心惊胆战,她感觉自己无法胜任。

直到所有的动作都示范一遍,就开始今日的训练了。

激情澎湃的动感音乐响起,向思意的心脏也跟着激荡起来。

火箭推的动作,向思意用的是两个5kg的哑铃,按照路洄的动作,依葫芦画瓢地学着。

李一维走过来指导:“屁股往下多蹲……对,借住站起来的动作往上冲——”

“胳膊使劲儿……”

“中间不要停顿,一气呵成!”

“对对,这不做得挺好的。”

路洄在旁边越练,寒气越重。

第二个动作就是小推车了。

刚才的火箭推就让向思意累得够呛,她就让路洄先来。

路洄双手撑地,上衣往上窜,向思意看到了熟悉的内裤边缘——那天拍广告的内裤。

迟迟没感受到向思意动作的路洄回过头看她,向思意这才伸手握住他的脚踝。

他虽然身高腿长,但并没有给向思意增加太大负担,像是没有她,他也可以轻松地倒立行走完。

之后就是向思意了。

她深呼吸一口,颇有些视死如归。

她的上肢没什么力气,光凭借两根胳膊支撑,难度可想而知。

果不其然,路洄揽起向思意的双脚后,向思意支撑在地的胳膊抖得像是振翅的蝴蝶,感觉下一秒就要来一个脸刹。她凭借强大的意志力让自己不断往前爬。

路洄虽然配合着她的动作往前走,嘴里却说:“你的脚腕好细。”

路洄不仅嘴上说着让人羞恼的话,他的掌心也奇热无比,简直要把向思意的脚踝烧化。

她恼怒地转过头:“你别说话了!”

路洄笑着噤声。

这四个动作几轮下来,向思意渐渐感到体力不支,手腕被折得像是要断,每当休息时,她就紧急揉几下。

路洄看在眼里:“手腕疼?戴上护腕会好一些。”说着,他把护腕从自己的手腕上褪了下来,递给向思意。

向思意一时没接。

“嫌弃?”路洄拢眉,毓秀的面容染上汗水更显得生动。

“有点。”向思意如实道。

“向思意,你还敢嫌弃我的汗,我都没嫌弃过你的——”眼看路洄就要说出点秘事,向思意急忙夺过护腕,往自己手腕上套。

那护腕潮乎乎的,还带着路洄的体温。向思意也顾不上那些。

所有的训练结束后,路洄带着向思意这么一个新人,居然还在六组中勇夺第二。

“跟你们各自的队友击个掌!”李一维大声道。

路洄将哑铃放回到哑铃架上,从远处走过来跟向思意击掌。

他浑身沾满亮晶晶的汗水,衬得他白得晶莹剔透的。一些汗打湿了他额前的碎发,他抖抖头发甩掉汗水,活像一只落水的大型犬。

向思意放下水杯,抬起右手与他击掌。

短暂的手掌相接,甚至连路洄的体温都没有感受到,却让向思意失神几秒。

健身完,向思意回到女更衣室洗澡。

洗完澡出来,见路洄没有走,支着两条长腿在休息区的藤编椅上玩手机。

向思意目不斜视穿堂而过。

路洄站起身叫住她:“你准备办卡么?”

向思意停住脚步,有些想发笑:“你是这里的销售吗?”

“我虽然不是销售,但也希望你在这里练下去,这里的教练专业、认真负责,学员也很热情、互帮互助,我觉得你肯定感受到了。”路洄说得真诚。

哪有人说着说着开始自夸了。

“我再考虑考虑。”向思意腿疼得不行,刚才洗头的时候手抖得差点握不住洗发露。她眼下亟需在床上躺一躺。

“别考虑了,报吧。”路洄声音突然低下去,听着有点像是撒娇,“还是说,因为我在这里练,你就不愿意在这儿了?”

“不是。”向思意道。

馆门敞开,凉凉的夜风送入,门边扑进来一道皎洁的月光。因为向思意洗澡速度不快,现在场馆里除了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再无他人。

她抚了一把裸露在外的胳膊皮肤:“不早了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别走啊。除此之外,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么?”路洄说,“上次咱们说好,我还差你一顿晚饭呢。”

“确实有句话要说。”他的这句话提醒了向思意,她停顿片刻,“上次在KTV里录视频都发出去了,你什么时候有空,咱们再拍几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