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月错

风月错

作者:嗞咚

历史军事4 万字 连载

最新章节:第88章 番外.八2天前

正文已完结,番外不定时掉落沈凝烟是刚过门的新妇,成婚第二日她照规矩去认人敬茶。远远瞧见等在回廊的新婚丈夫,凝烟娇声甜唤:夫君。站在惊鸟铃下的男子转过身,她才看清那人只是与她的夫君神似。男子深幽审视的目光睇过来,凝烟慌乱别过视线,匆匆离开。敬茶时候,她才知道那是老夫人的幼子,叶忱。她该唤小叔。凝烟红着脸,不自在的伏腰行礼,见过小叔。隔了许多,淡淡的嗯声才从头顶落下。凝烟以为这事就此便揭过去。一次春宴,她不知被谁推了一把,意外扭伤了脚,忍着剧痛的嗓音发颤,夫君。而她的丈夫和席间的小叔却一同朝她看了过来。后来凝烟才知道,推她之人是丈夫的青梅竹马,心上珍宝。凝烟心碎欲绝,叶忱从后面捏住她的下巴,让她看着屋内苟合的两人,这声夫君,到底该唤谁?*叶南容迫于长辈施压,不得以娶了不爱的女子为妻,心中始终有芥蒂。是小叔在这时宽解他,你若实在不满意这门亲事,我可以替你设法。叶南容自然是肯,多谢小叔成全。那时他不知道自己会后悔。更不知道小叔的一切手笔,都是为了成全他自己!女非男c背景架空大揉杂————预收一《独占》————上一世,宋缈救了重伤的沈相白,对他倾付所有,他却在恢复矜贵身份后,转身迎娶公主,任由她被一把大火烧死在那间她亲手布置的婚房内。再睁开眼,宋缈又一次把沈相白带回家,她捧起他落拓俊美的脸庞,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伤。怎么可能呢,她要他永远站不起来,失去一切他想要的,除了她身边哪里都去不了。外界传遍国公府世子的死讯,公主伤心之余含泪嫁他人,宋缈以为沈相白会痛苦,他却痴看着她,我只有你了。她当着沈相白的面与人调笑周旋,他脸色惨白地微笑说:缈缈该回家了。无论她做什么,他都卑微隐忍,直到她决定离开,彻底抛弃他。她将下了迷药的酒水递给沈相白,等着他药效发作,可她却越来越晕。昏迷前,她看到沈相白推开轮椅,缓缓朝她走来,缈缈,为什么要走,为什么要看别人,不能只看我么……执迷的目光内透出病态的癫狂,我还要怎么盯着你,要怎么做,你才能一直留在我身边。我再想想办法,再想想办法……—————预收二《祸水难收》—————苏漓挂牌接客的前一日,拂香阁就被锦衣卫一锅端了。苏漓辗转来到桃源村安稳度日,却总改不掉拂香阁里教养出来的毛病,闲来无事就喜欢捉弄调戏村里那个生得唇红齿白的小大夫。后来,小大夫赴京赶考,苏漓幽怨地叹了句:你莫忘了我。然后转眼就将人抛到脑后,另寻乐子去了——小大夫走了还有小衙役。再之后,有人告诉她:陆大夫金榜题名成了探花郎。苏漓一脸茫然:哪个陆大夫?当天晚上她就被探花郎堵了门。那人冷笑着问她:忘了?要我帮你想起来么。苏漓:这还是那个一见她就面红耳赤,落荒而逃的书呆子吗?!*陆齐活了二十来年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知矜持的女子,日日纠缠于他,扰得他心神不宁。他以为离开桃源村自己就解脱了,可每当入夜,那些旖旎的梦里却全是她。而让他夜不能寐的罪魁祸首却早就将他忘了干净,没有这样的道理!文案留与2023.11.17